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官论坛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公告党建园地财政预决算公开

 

浅谈修改后的刑诉法附带民事诉讼调解

作者:梁爱东  发布时间:2013-04-28 09:09:43


2013年1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新刑诉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最高院司法解释”),关于刑事附带民事的赔偿范围,采用了列举式规定,对赔偿范围更加明确,虽然更加具有操作性,但对附带民事案件调解而言,却增加了难度。起码在本法实施初期阶段,使得附带民事双方当事人不易接受,尤其是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或者被害人不能在短时间内接受,使得当事人和法官的矛盾冲突加剧,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难以达成统

一、相关法律条文。

新刑诉法第九十九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该条明确了附带民事赔偿范围,即“物质损失”。该“物质损失”被最高院司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所明确,即该条规定为“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该条第二款“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用具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第三款规定“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第四款规定“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调解、和解协议的,赔偿范围、数额不受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限制。”

二,对该条的适用。

实践中,对该司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的适用,应当理解为赔偿范围列举式限制,即:造成被害人残疾的,不包括残疾赔偿金;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不包括死亡赔偿金。在新刑诉法实施以前,各地法院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的赔偿判决不统一,有的判上,有的不判。本院在新刑诉法实施前的人身伤害案件,尤其是交通肇事造成的被害人伤亡的,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的请求,大部分予以判决支持。而《新刑诉法》及最高院司法解释于2013年1月1日起实施后,再在附带民事诉讼中判决被告人赔偿“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就违背了法律。

三、适用新刑诉法及最高院司法解释遇到的问题。

对新刑诉法第九十九条以及最高院司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的适用,我们遇到了以下困难:

(一)对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欲判不能。对法官而言,应当严格按法律规定审判。法律没有规定的,不能超越法律规定任意扩大或者缩小法律规定的限制。对当事人而言,一方面对被害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方)而言,造成伤残或死亡的被害人,请求被告人赔偿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有民事法律依据,我国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有专门的司法解释,《侵权责任法》也有相关规定,在附带民事诉讼中不支持“双金”,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不满意;另一方面,对被告人一方,尤其是有车辆保险的交通肇事罪被告人,因有保险公司作为第二被告,如若判决不赔偿上述“双金”,全部赔偿金额均由交通肇事罪刑事被告人承担,被告人不满意。这样就给法官与当事人之间增加了矛盾冲突点。判决应当依照法律,而依法判决会使附带民事诉讼原被告双方矛盾直指法官,而不是法律,造成无理访的现象出现。尽管是无理上访,却会给社会增加不稳定因素,使得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不能良好统一。

(二)给附带民事调解工作增加了困难。就民事部分的赔偿调解,应当依据的是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给被害人造成的物质损失。司法实践中,法官主持调解时,首先要做到心中有“数”,而这个“数”就是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范围,即“判决点”。确立调解不成就判决的数额点,引导双方当事人在“判决点”左右进行自愿协商。而往往被害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甚至律师在诉讼请求中明文要求“双金”的赔偿之外,还要求“精神损失”多少元,加上实施新法以前的审判惯性,如果“判决点”不包括“双金”的赔偿范围,尽管法有明文规定,达成调解的不受第二款、第三款范围限制,但“判决点”的大小,直接关系到双方当时人的心理意识,被告方会依据无“双金”的赔偿范围给“价码”,而原告方则会按有“双金”的赔偿范围定“价码”。这样悬殊的意见,不易达成一致,使得调解工作困难剧增。在利益冲突上,不能达成统一共识,案件就不能该达成调解。

(三)达不成调解,另行提起民事诉讼案件也有难度。在当事人因“双金”问题打不成一致意见,达不成调解时,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撤回附带民事诉讼,另行提起民事诉讼。但实践中,往往出现因专门民事诉讼的诉讼费问题,使得当事人不愿专门进行民事诉讼,而对刑事审判法官产生敌意。

四、解决问题的方法

(一)切实加大刑诉法的普法及宣传力度。

(二)在审判工作实践中,在当事人递交附带民事诉状的同时,宣传法律,示明附带民事赔偿范围的“新法”限制,打好“预防针“,告知当事人诉讼风险。

 

编辑:高俊鹤    

文章出处:易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