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官论坛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公告党建园地财政预决算公开

 

让醉意消散:论我国醉驾累犯制度的构建

作者:张凯慧  发布时间:2013-04-28 10:54:07


摘要2011225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在刑法第133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133条之一:“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自此,醉酒驾驶机动车行为(以下简称“醉驾)随着《刑法修正案(八)》的正式实施被纳入刑法调整范围,这标志着我国“醉驾入刑”时代的到来。

众所周知,我们国家有着较为深厚的酒文化,酒是人们日常交往的良好调剂品。然而,醉驾的危害性又是不言自明的。随着汽车等交通工具在民众生活中日益普及,饮酒驾车和醉酒驾车现象也是日益增多,更有甚者,多次醉驾也是屡见不鲜。值得忧虑的是,我国刑法修正案(八)与新道路交通安全法对再次醉驾的规制均为空白。在全国上下严打酒后驾车违法犯罪行为的大背景下,本该洁身自好,管好自己的“酒”,江苏一中年男子庄某,却在因醉驾被释放后的一周内,再次因酒后驾车被公安机关查获。台湾《苹果日报》也有报道,台湾妇人陈方芳去年第三度酒驾遭逮,酒测值飙到0.97,超过标准值0.25毫克3倍多。我国刑法修正案(八)对于行为人在因醉驾受到刑罚以后又重新醉驾的行为该如何处理并没有明确规定,且现行累犯制度也无法对其适用实践证明,设立醉驾累犯制度有其必要性,一方面可以充分体现刑法修正案(八)对醉驾行为进行规制的初衷,有效减少醉驾行为。另一方面,可以更好的完善醉驾惩处和累犯适用机制,为类似轻微但高发的刑事案件适用累犯制度提供模版

文章从醉驾累犯制度的界定、立法现状及其设立的意义入手,借鉴美国等国家的醉驾累犯制度,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提出构建我国醉驾累犯制度的几点设想。对醉驾累犯制度进行构建,首先,应当明确其在整个刑法体系中的构造序列;其次,应当明确先后两行为的性质;再次,应当明确先后行为的时间间隔;最后,应当明确行为人二次醉驾的刑罚后果

关键字醉驾;累犯;刑法修正案(八)

醉驾累犯是指“因醉酒驾驶机动车被处罚,再次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1)根据我国刑法规定,累犯制度适用于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罪犯。《刑法修正案(八)中对醉驾行为人规定了拘役形式的处罚,也就是说,醉驾行为并不适用传统意义上的累犯制度。但事实上我们不得不承认,醉驾行为人屡次醉驾的主观恶性明显比初次犯罪更为恶劣,理应接受更为严厉的处罚,否则将难以适应刑法的平等性原则和罪刑相适应原则由是观之,为充分体现刑法修正案(八)有关醉驾规定的精神,立法者应当针对再次醉驾行为确立醉驾累犯制度这在我国刑事司法领域中具有极其深刻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

、我国醉驾累犯制度的立法现状。

我国刑法第六十五条、六十六条对一般累犯和特别累犯制度进行了规定一般累犯的适用对象为前后两罪都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普通刑事犯罪,特别累犯的适用对象仅限于危害国家安全罪恐怖活动犯罪和黑社会组织性质的犯罪。醉驾行为被规定在危险驾驶罪中,《刑法修正案(八)》只对其规定了拘役及罚金的处罚方式。因此,我国法律并未能对多次醉驾行为适用一般累犯制度进行规制,醉驾累犯行为被限制在一般累犯的规制之外

刑法修正案(八)对醉驾行为的规定相适应,新道路交通安全法也进行了一定的修改,其第九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醉酒驾驶机动车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约束至酒醒,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但是,对于行为人在醉酒驾驶机动车被处罚后,再次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该法并没有规定如何予以处罚

某种情况下,在司法实践中甚至可能出现这样的现象和悖论:由于没有明文规定醉驾累犯制度,行为人多次醉驾被判处的刑罚可能比其他行为人初次醉驾被判处的刑罚更轻2事实上,多次醉驾行为人的主观恶性显然要比初次醉驾行为人的主观恶性重,然而,其可能遭受更轻的刑罚,这显然违背了刑法中的罪刑相适应原则以及刑罚平等性原则这不仅会影响刑法修正案(八)的执行效果,而且会造成刑罚的不平等和罪刑不相适应的现象发生

二、构建醉驾累犯制度的意义

司法实践中,醉驾行为具有多发性和再犯率高等特点,这就决定了司法机关应当加重对行为人二次醉驾行为的处罚设立醉驾累犯制度与刑法修正案(八)对醉驾行为进行入罪处理的目的相契合,该制度的构建有着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

(一)构建醉驾累犯制度的理论意义

1、构建醉驾累犯制度可以填补现行新道路交通安全法刑法修正案(八)》对醉驾累犯制度的规制空白。由于一般累犯前后两罪都必须是应当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行为,而刑法修正案(八)规定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只能处拘役,并处罚金,这就不符合应当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规定因此,醉驾累犯行为也在一般累犯的规制之外当今社会已进入汽车时代,饮酒也成为人际交往中必不可少的方式,尤其是在酒文化深厚的我国,相对于其他犯罪行为,行为人更容易多次实施醉驾据此,在现行累犯制度无法适用于醉驾累犯的情况下,立法者就有必要确立独立的醉驾累犯制度,以填补现行新道路交通安全法刑法修正案(八)》对醉驾累犯制度的规制空白

2、构建醉驾累犯制度可以为以后探讨在轻微但高发刑事案件中适用累犯制度提供指导和借鉴。由于法律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和滞后性,在经济社会日益发展的今天,很多轻微但高发型刑事案件也开始涌现,这些案件具有频发但情节轻微的特点,法律在对其进行规制时,难以下手,例如对累犯制度的适用。传统的累犯制度很难适用于这些可能不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案件,但如果对这些轻微频发的刑事案件不进行有效规制,又会产生巨大隐患。醉驾累犯制度的构建可以为轻微但高发刑事案件累犯制度的适用提供指导和借鉴。我们应努力探讨设立一种“轻罪累犯制度”,将醉驾累犯制度推广至与醉驾同种类型的犯罪收益不高的轻微犯罪上,形成与刑法现有的一般累犯和特殊累犯制度组成的完整累犯体系。这对于探讨完善构建中国特色的累犯制度和刑事司法哲学,无疑具有重要的拓展性和创新性意义。

(二)构建醉驾累犯制度的实践意义。

构建醉驾累犯制度可以有效遏制行为人的醉驾行为,尤其是再次醉驾行为。据有关部门统计,仅2009年上半年,全国共发生道路交通事故107193起,造成29866人死亡128336人受伤,直接财产损失4. 1亿元其中,发生一次死亡3人以上道路交通事故619起;发生一次死亡人以上道路交通事故129起;发生一次死亡10人以上特大道路交通事故12而醉酒驾驶引发的事故占了相当大的部分(3)“醉驾入刑”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这种局面,《刑法修正案(八)》实施仅半年时,酒驾行为导致的交通事故与上一年同期比即有了大幅降低。由此可见,行为人的醉驾行为泛滥,亟需立法进行规制。在司法实践中,仍有不少的醉酒驾驶人嗜酒成瘾,多次酒驾甚至醉驾,法院在审判此类案件时,苦于没有相关配套的醉驾累犯制度,多数只是发挥其主观能动性,依感觉判案。醉驾人也很难清晰的认识到其再次醉驾的主观恶性远远大于初次醉驾。醉驾累犯制度的构建可以使醉驾人慑于法律的权威,控制饮酒,有效的减少醉酒驾车行为,真正逐渐做到“饮酒不开车、开车不饮酒”的文明习惯,以大大减少道路交通中存在的不安全因素

三、构建醉驾累犯制度的域外经验。

醉驾是美国最常见的一种违法犯罪行为,很多州都设有专门的醉驾法庭,在全美还成立了大量反对醉驾的民间组织以及为醉驾被告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协会,4美国醉驾的法律规制在不断完善。

在美国的刑事审判中,如下因素可能导致醉驾者的刑罚处罚加重:(1)过去曾有醉驾的违法犯罪经历;(2)酒后超速驾驶;(3)醉驾时车内有未成年人;(4)血液中酒精含量过分超标;(5)拒绝接受化学测试等。5基于公共安全政策对醉驾者进行严惩是美国政府的一贯主张,其加重处罚的第一种情形即为再次醉驾,这与我国目前讨论醉驾入刑及其累犯制度的构建有异曲同工之处。

美国多数州的交通法规对第一次醉驾、第二次醉驾乃至多次醉驾行为给予了不同的法律评价和处罚结果:(1)对于第一次醉驾行为,往往采取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的刑罚方式。这主要是因为构成成醉驾行为的“饮酒”和“驾车”是现代人社会生活中很常见的现象,醉驾初犯的道德可责性远低于传统的贪利犯罪和暴力犯罪。6因此,对初犯者往往通过认罪协商机制给予从轻处罚,如减少罚金刑的数额、缩短吊销驾驶证的期限、缩短监禁刑的时间等。7(2)对于反复醉驾者,往往从严从重处罚。在美国,反复醉驾者被看作是“醉驾的中坚分子”,一直是处罚的重点。8如在某些州,反复醉驾者在造成严重后果时可能会被判处20年的监禁刑乃至死刑。实践证明,在美国,专设的醉驾法庭发挥了非常好的作用,它能有效地使酒瘾者康复从而逐渐减少醉驾累犯的发生,这种专门的醉驾法庭模式因其良好的实际效果在全美被推广。醉驾法庭一般都由熟知醉驾者经历的法官全程跟踪醉驾者的康复过程并给予相应的奖惩措施,以激励其早日康复,摆脱酒瘾,远离醉驾。醉驾法庭的内容主要包括:对成瘾的药物治疗、家庭监禁、电子监控和根据醉驾者的康复程度来决定是否收监。研究显示,这种醉驾法庭减少醉驾累犯的成功率在80%~99%之间,因而成为美国应对醉驾累犯的一个重要举措。9

美国对不同醉驾者给予区别对待,尤其是对醉驾累犯采取的康复治疗方法,提示我们,在我国这样一个酒文化比较发达的国家,随着汽车在国民生活中日益普及,饮酒驾车现象也会日益增多,对大量醉驾者“分而治之”无疑是最佳选择:对那些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醉驾初犯,可以考虑给予从轻或减轻处罚;对那些醉驾累犯,则应给予严厉处罚。10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对醉驾累犯应从科学角度考虑其饮酒癖对刑罚的“免疫性”,只是单一的刑罚处罚可能难以有效地制止酒驾和醉驾,可以尝试借鉴域外经验,逐步设立专门法庭,结合多种方法使醉驾人尽快康复并顺利回归社会,这样才能达到国家与醉驾者“双赢”的局面,而不是一味寄希望于严刑重罚。这种“分而治之”的策略也符合当前我国倡导的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相信能收到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对醉驾累犯进行了严格的规定。例如,新加坡《刑法典》对酒后驾驶初犯者处以1000 新元至5000 新元的罚款或者长达6 个月监禁;重犯者强制监禁1年,并且处罚金3000 新元至1万新元;对累犯者处以3万新元罚金及最长10年的监禁。11日本规定醉酒开车2次以上,要判处6个月的徒刑,比初次醉驾的劳役之刑更为严厉。这些域外国家和地区有关醉驾累犯的有益经验,为立法者根据我国司法实践情况构建具有我国特色的醉驾累犯制度提供了较为充分的依据。

四、我国醉驾累犯制度的构建。

(一)醉驾累犯宜设置于危险驾驶罪条款。我国《刑法》在总则中对一般累犯制度和特殊累犯制度进行了规定,适用于刑法分则中符合条件的所有罪行。而醉驾这种新型且具有自己特点的罪行不宜放在我国《刑法》总则中,而应当与危险驾驶罪放在同一条款中。

1、刑法总则中的原则性规定发挥着引领作用,适用于分则所有条文。但是,笔者拟制的醉驾累犯制度是专门针对再次醉酒驾车行为,并不能适用于其他普通刑事犯罪或者某一类犯罪。据此,在我国《刑法》总则中对其进行规定并不合适。

2、刑法条文对罪名的规制应当明确、具体,条文之间应当相互衔接,对同一问题进行规制的条文在刑法体系上应当一致,12以便公安、司法机关和社会公众能够准确、快速地查找和适用刑法条文。《刑法修正案(八)》对危险驾驶罪的刑罚后果予以了明确规定,因此,立法者在对初次醉驾的刑罚效果进行了规定之后,可以紧接在后面增加一款,对行为人初次醉驾受到刑事处罚后再次醉驾要受到的刑罚后果加以明确规定,从而与初次醉驾行为形成一种递进关系。这样一来,刑法对醉驾行为的规制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明确的体系。 

(二) 醉驾累犯制度应要求前后两行为均为醉驾。刑法只对醉驾行为进行了评价,而酒驾行为只会产生行政法上的后果。对于行为人先后实施醉驾或者酒驾行为的,笔者认为,不宜认定为醉驾累犯。醉驾累犯是刑法上的一个特殊概念,其评价对象应当包含在刑法评价对象的范围之内。13根据上文所述,醉驾累犯是指“因醉酒驾驶机动车被处罚,再次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情形,行为要素被限定为“醉酒驾车”而非“饮酒驾车”,即行为人前后两行为都必须是刑法明确规定的犯罪行为。因此,如果行为人前后行为分别为醉驾和酒驾,即不宜被认定为累犯。另一方面,从刑法的谦抑性原则来看,醉酒和酒后驾驶不能构成累犯。14这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行为人的合理利益,也是刑法保障人权及罪刑法定原则的体现。

(三)两次犯罪之间不宜设定时间间隔。根据我国刑法规定,一般累犯两罪之间的时间间隔为5年,特殊累犯由于主观恶性大,社会危害严重,没有设定时间界限。那么,对于醉驾累犯的时间界限,该如何规定呢?笔者认为,只要行为人在实施醉驾行为受罚以后又醉驾的,就构成醉驾累犯,不受时间限制。

从国外立法和司法实践来看,对醉驾累犯行为进行了规制的各国或地区都没有对醉驾累犯的时间间隔加以限制。15另外,我国新《道路交通安全法》对再次饮酒驾车的的处罚规定条件是“饮酒后驾驶机动车被处罚,再次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这实际上是对饮酒驾车行政法意义上“累犯”所作的规定。从法律体系的完整性来看,对于醉驾累犯的时间间隔也不应当加以规制。作为在行政法上应当受处罚的二次饮酒驾车行为,立法者没有加以时间的限制,那么,与之相适应,作为在刑法上应受处罚的二次醉驾行为,也不应当加以时间限制,从而可以保障法律之间在体系上的完整性、不矛盾性。因此,笔者认为,考虑到法律体系的完整性,在对醉驾累犯制度进行规定之时,对前后两次醉驾行为之间的时间间隔不宜做出类似“五年”的具体时间规定。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针对醉驾行为人在缓刑期内又醉驾的情形,不能按照累犯处理。因为,累犯的构成必须是在前罪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又醉驾的。而在缓刑期内行为人的刑罚并没有执行完毕,而只是改变了先前刑罚的执行方式。因此,如果在缓刑期内,行为人又醉驾的,司法机关只能是撤销缓刑,然后按照数罪并罚的原则,重新决定行为人应受刑罚的轻重。

(四)二次醉驾刑罚应重于初次醉驾。正如学者所言,“累犯要逾越比初犯更强的冲动障碍,因而责任更重”。16所以,对于屡教不改的醉驾累犯,司法机关应当加重其刑事责任,以产生更强的法律震慑力,达到更好的惩戒效果。通过借鉴域外相关做法,笔者认为,立法上可以对醉驾累犯行为人的刑事责任予以进一步明确,并充分体现醉驾初犯和累犯在刑罚上的差别。例如,可以规定:醉驾两次或两次以上的,在其应判刑罚的基础之上加重10%-20%。由于行为人多次醉驾的情节不同,因此,在决定醉驾累犯刑期的时候,可以规定一定的幅度,便于法院灵活掌握。除情节特别严重的以外,法院对于初次醉驾行为人一般不适宜判处拘役6个月的最高刑期。因此,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视犯罪情节而定,还可以扩大缓刑在初次醉驾中的范围,为醉驾累犯的刑事处罚留出空间。另外,司法机关还可以通过加大罚金的处罚的方式,达到对多次醉驾行为人加重处罚的结果。

综上所述,立法者在对危险驾驶罪进行规定之时,应当在同一条款中对醉驾累犯行为加以规定。对于具体表述,或许可以此为基准:“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因醉酒驾驶机动车被处罚,再次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在其原判刑期基础之上加重10%至20%处罚。”至于具体如何处罚,立法者可以在量刑程序规范化改革的背景下,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做出规定,以全面细化量刑标准,使醉驾累犯制度更科学的被运用到刑事司法实践中。

编辑:高俊鹤    

文章出处:易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